【维勇】墨菲定律(ABO)

*《我叫金三顺》AU
*私设有,ooc有

-1-

“如果再继续服用抑制剂会对性腺造成伤害,我还是建议胜生先生尽快找个配偶。”
“是,谢谢医生…”胜生勇利用手指推了推因低头而下滑的镜框,慢慢起身准备离开。
“其实现在也有不少omega做了摘除腺体的手术,有做完之后变得自在的,也不乏有后悔的。”年轻的医生叹了叹气,像他面前这样的omega没少见过,为了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长期服用抑制剂并且伪装自己是beta,每天都活的小心翼翼。
“谢谢您的建议,我会考虑的。”

医院离勇利租的公寓不算太远,于是连公车都没有坐。
几分钟后,胜生勇利为此感到了懊悔。
“呼…好大的雨…”勇利躲在一家关了门的店铺前避雨,正是多雨的季节,平时的他是有天天带伞的习惯,而突然被送进医院又出院的他现在什么都没有。
好像很多年前也有这么一次,被大雨困在路上,只是当时同一个陌生人一起躲雨,还一起吃了他做的芒果慕斯。
手机震动传来的嗡鸣声打断了他的回忆,他看了一眼屏幕马上接了起来,“喂,披集…已经出院了,不过被大雨困在路上了。”
“有计程车路过吗?偶尔打一次车没关系的,不要对自己太苛刻了。”电话那头的人语气担忧而又无奈。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-2-

“什么?车祸?!”金发男子不可思议的瞪大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睛。
“是的,我也很惊讶。”银发男子皱了皱眉继续说道,“大早晨接到的电话,虽然为此感到很难过,不过我更担心今天的营业,所以我想拜托你先借我一个糕点师。”
“这个我可做不了主,需要雅克夫同意才行,不过给你们供几天货是没问题的。”
银发男子听完沉吟片刻,道:“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?”

-3-

“你应该知道咱们酒店是不招omega的,虽然我很同情omega这种尴尬的身份,但是前天你已经给酒店造成严重的影响。”经理说着摊开勇利当年刚进酒店填的履历表,性别一栏写着“男性beta”,此刻显得无比讽刺,这让胜生勇利的头垂的更低了。
“对不起,经理…”
听着自己平时最欣赏的下属带着哭腔的道歉,经理懊恼的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:“看在你在这里工作这么多年的份上,隐瞒性别的事我就不追究了,今天就收拾东西走吧。”
那一刻,胜生勇利忽然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,他一直担心的这一天终于来了,他甚至觉得这个结果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承受。
然而自己那颗脆弱的心却让此刻的他格外难过。
胜生勇利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办公室的,休息间里属于他的那个柜子里,只放了一套制服和他亲手做的芒果慕斯。
“胜生前辈…你真的要走了吗?”一向亲近自己的后辈不舍的抱住了自己,“干脆我也辞职和前辈一起走吧!”
“说什么傻话啊!”勇利惊慌的推开了他,“南要好好工作,我走了之后领班的位置就会空出来了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当上领班的。”
“可是我好舍不得前辈啊!”被叫做南的男生忍不住大哭起来。
“喂…明明该哭的人是我啊,怎么现在反过来了。”勇利揉了揉后辈蓬松的金发,“我要走了,你快去工作吧。”
送走后辈,胜生勇利勉强自己挂在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,他拿着自己的东西走出了休息间。待他走到一楼大厅时,母亲打来了电话,但在他看到来电显示上“妈妈”两个字时便红了眼眶。无论他做了多久的心里建设,在亲人面前都会瞬间决堤。
他没有接母亲发来的电话,而是躲进了洗手间。
他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大理石做的洗手台上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做了几个深呼吸,这才用颤抖的指尖按下屏幕上的接通键。
“勇利啊,在忙吗?”
“不忙,妈妈有事吗?”
“什么有空回家呢?”母亲略显试探的语气让他瞬间紧张了起来。
“是爸爸身体不好了吗?”勇利的父亲在前几年因病做了手术,因为高昂的手术费,原本在法国留学的勇利不得不辍学回国。
“不是的,你爸身体很好,只是有人来介绍不错的alpha,我们想让你回来见见。”
“这样啊…我最近太忙了,暂时回不去,抱歉…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勇利的眼眶再也容纳不了更多的眼泪了,“我要工作了妈妈,先挂了。”他甚至没等母亲的回话就结束了通话。
他开始怨恨起身为onega的自己,他时常会想,如果自己是beta该多好。

-4-

“等等…我肚子有点疼…”尤里觉得自己糟糕透了,昨天就不该吃那么多辣椒,他忍着腹痛快步往洗手间走,却在推开门的刹那被吓了一跳。
洗手台前有个人在哭,这个人他认识,是他们酒店的领班,因为名字叫勇利,和他的名字发音相同,对这个人的存在格外不爽。
“你不用上班吗?工作时间在这里哭什么?!”尤里看到他哭的样子就火冒三丈,一时间竟也忘了自己肚子痛。
“对…对不起…”胜生勇利道了歉便跑了出去,因为跑的太急而蹭掉了放在洗手台的保鲜盒,透过透明的塑料材质,一直默不作声的维克托清楚的看到盒子里面是做的一种甜点。
“喂!维克托你在干嘛啊!”尤里看着维克托捡起了那个盒子,并且打开吃了起来,“不要在厕所里吃东西啊…唔唔!”
“尤里也快尝尝,好好吃呢~”维克托将一块慕斯硬塞到对方的嘴里。
“确实还挺好吃的…”尤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但也被维克托捕捉到了。
“能得到尤里这么挑剔的嘴巴的认可,我觉得没必要跟雅克夫借糕点师了。”
“不要妄下定论啊!等等…你要去哪啊?!”

-5-

真是太丢脸了。如果现在有个地缝,胜生勇利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。
因为意外发情期而丢了工作,还被酒店社长的侄子看到自己在哭,胜生勇利你到底在做什么啊!胜生勇利自暴自弃的坐在马路旁的休息椅上,抓着自己的头发在心里呐喊。
“你好,这位先生,可以聊几句吗?”有人坐到了他身边,他怯怯地抬起头,看到对方一头银发,觉得有些眼熟……
这不是刚才跟着尤里·普利赛提进来的男人吗?!勇利想到这个猛的站了起来想要逃走,但银发男人仿佛知道他会这么做,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腕,并且释放出alpha的信息素来稳定他的情绪。
“等一下,我需要你的帮助!”男人说话间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他,继续解释道,“刚才你的东西落在了洗手间,我想知道那个甜点是你做的吗?”
胜生勇利看着男人递过来的名片,上面写着Victor法国餐厅,社长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,这家餐厅他有听披集说过,西餐很不错,于是他回答道,“是…是我做的。”
“那真是太好了,是这样的,我们餐厅的糕点师出了意外,现在需要一个新的糕点师,刚才我尝过了你做的甜点,想聘请你来做我们的糕点师,可以吗?”银发男人微笑着向他抛出了橄榄枝,这对刚刚失业的他来说简直是再幸运不过的事了。可胜生勇利此刻的关注点却是对方那张脸,就在对方问出“可以吗”那三个字时,胜生勇利好像想起来,自己在法国也曾遇到过一个银发男人,盯着他怀里刚出炉的面包,眼中跃跃欲试,微笑着问他“可以吗?”
“先生,你在听吗?”男人低头凑近他的脸,吓得刚回神的勇利后退几步,“啊…抱歉…那个,什么时候开始上班?”
“现在就可以!”

TBC

感觉别人看了这文一定会想这个作者有猫饼,一上来就在厕所吃东西[二哈]

 
评论(31)
热度(303)
© 倦眠雨 | Powered by LOFTER